网站首页 > 政务 > 走进大理 > 人文历史 > 大理白族宗教文化--本主信仰 > 正文

大理白族宗教文化--本主信仰

2017-01-06 18:13:00
阅读:
来源:大理日报

“本主”教是白族全民信奉的宗教。“本主”一词的含义是“本境最高贵的保护神”。白族的“本主”是“人神兼备”的护卫神,仍处于原始宗教阶段。但是这种原始的崇拜,已渗入了祖先崇拜、英雄崇拜,并使祖先崇拜、英雄崇拜构成了“本主宗教”的崇拜核心。

在白族地区,各村寨都建有自己的本主庙,系用泥塑或以香木雕成本主像,供奉在本主庙内,一年四季享受本村寨人民群众之香火。本主有别于其它宗教,他并非单独一个人,而是神话、传说、历史中的著名人物,有亲属、侍从甚至挚友。各村本主之间,往往有夫妻、兄弟、姐妹、亲戚、朋友等亲密关系。

本主分出相本主和坐相本主。有固定日期用木制轿子或车子迎接的本主叫出相本主,这些本主大都为香木所雕,节期将本主迎接到村中供祭过本主节。不用车轿迎送的本主叫坐相本主,多数为泥所塑,一般没有单独的本主节,于过年期间,当地群众杀猪宰鸡各家到本主庙祭祀。人们对本主的虔诚,是希冀本主“保土安民”。因此,本主既是当地保护渔猎、交通、农牧之神、生育医药之神、文化教育之神,也是战争之神,他们囊括了社会生活各方面的神祗。白家人认为只要不做坏事,不论走到哪里,都会得到本主的保护。

关于白族本主,徐嘉瑞先生在《大理古代文化史》中说,“大理现存之本主庙,若稽来源,皆历史甚古,今大理七十村中几皆各有本主庙一。……此即古代各独立部族之宗教遗迹。大理现存本主庙之神祗,共有六十种,其中女神二十一,男神三十九,加最高之神,则为六十一,又加最高神后,则为六十二。最高神所居之庙称为‘神都’(即大理市喜洲苍山下的圣源寺)。在七十一余村中,几每村皆奉一本主。”这是徐嘉瑞先生一九四四年赴大理县调查的情况。当今包括在云南省内的白族聚居区,及湖南湘西、贵州毕节、四川西昌等地的白族村寨都有本主崇拜。凡有本主的村寨都建有本主庙,本主庙大都建在村头、山麓或湖边景色幽静处,有大殿、耳房,类似典型的白族民间建筑。所不同的是大门正中,由戏台或照壁挡前,节庆日本主可坐在神坛上观看演戏,与民同乐。本主庙内所供奉的神祗除主神外,还有妻妾子孙,侍从卫士,三霄圣母(子孙娘娘、卫房圣母、送子娘娘)、六畜大王、财神、判官等等。

白族人民奉祀本主,有相当悠久的历史根源。关于本主的产生与发展,大体经历了这么几个阶段:

(一)图腾的自然崇拜:白族有自己的原始图腾,如龙、蛇、鸡、虎等等。龙的故事特别多,有的既是本主,又是龙王。如“四海龙王”、“九龙圣母”中的圣母及其九子等等。这说明图腾崇拜曾在白族先民中相当盛行。至于自然崇拜,在白族先民中也有多种表现,在残留的本主崇拜中,如山神、日神等。其中大石崇拜也有不少遗迹。如段隆故事中靠天石的山神是石头;赵善政出行时天上掉下一石裂开后有“善政为天子”等等,可见图腾崇拜与自然崇拜,是白族崇拜的渊源。

(二)祖先崇拜:祖先崇拜就是以人作为自己崇拜对象,以先辈的杰出者或者长者作为自己的祖先。如《九隆神话》中说的白族先民沙壹母作为自己的祖先;邆赕诏主咩逻皮的夫人白洁圣妃,为夫报仇,誓死抵抗蒙舍诏的讨伐,与邆赕诏同归于尽。死后被奉为邓川本主,这就是祖先崇拜的表现。

(三)英雄崇拜:据有关史料载,英雄崇拜与本主崇拜关系更为直接。比如传说中的大黑天神,不忍心让人民惨死在瘟疫之中,将瘟疫符章全部吞到肚里,用自己的生命拯救了人类,死后被一些村庄奉为本主;恶蟒危害人民,斩蟒英雄段赤诚、杜朝选等为民除害,被金河、周城等白族村寨奉为本主;古时,洱海金梭岛有一恶猴,经常伤害群众,无恶不作,有个渔民舍身杀死恶猴,村民们即奉他为本主。这些人原本是英雄崇拜中的人物,被神化后成了所在地区的保护神。

(四)偶像崇拜:本主崇拜,原为白族的原始巫教,属自发的宗教范畴,有朴素的唯物主义思想,它反映了白族人民征服自然,改造社会的意志和思想,有着强烈的人民性。但南诏国以后,封建统治阶级采取偷天换日,移花接木等手法,对本主的崇拜对象和内容进行篡改,将一些统治阶级人物也塞进了本主的行列。将原先的自然崇拜、祖先崇拜变成了偶像崇拜。这种偶像崇拜的本主有南诏大理国的统治阶级及亲属,也有白族以外的帝王将相。属前一类的如南诏大将段宗片旁,他曾杀了南诏末期三次为南诏王室摄政的王嵯巅,将蒙氏世袭一百六十多年的南诏国家权力,夺到段氏手上,建立大理国政权。段宗片旁死后,被封建统治阶级封为本主中的最高之神,即“中央本主”。神号为“灵镇五峰建国皇帝”,庙号“神都”,规定大理所属七十一村的本主,每年都要向段宗片旁朝拜。属于后一类最典型的是天宝十二年,唐王朝征战南诏国的大将李宓和一些部将,被奉为洱海边上一些村寨的本主,其主要原因,是南诏表达对唐王朝阵亡将士的安抚,说明对唐王朝远征之师的惩罚乃为不得而已的事,对唐王朝表示友好的感情。由此看来,李宓及其亲属及随征阵亡将士成为本主,很明显是统治阶级造成的。后来异牟寻归唐,使南诏同唐王朝重归于好,结束了南诏与唐王朝四十多年的对峙局面,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,死后,南诏为他盖了庙,也奉为本主。

从以上四种崇拜说明,本主是白族社会历史发展的特殊产物,是区别于佛教、道教和其它任何宗教的白族独有的信仰形式。

在白族人民的心目中,本主既是神又是人,与人同形同性。他们具有令人敬畏的超自然的威严性,也有令人可敬可爱的亲切感。本主有七情六欲,他们和凡人一样,可以谈情说爱,甚至男女可以私通,可以娶妻生儿育女。这说明白族的本主已接近人性,生活气味很浓。本主和常人一样具有不同的性格,有的温顺,有的暴躁,但在保护辖区人民的利益这一点上,他们都很尽职尽责,所以深受白族人民的喜爱。

每个本主都有特定的节日。本主节是白族人民群众对本主一年一度大祭祀的迎神活动。届时,村民们都在村中德高望重的老人带领下,用布置一新的轿子或木轮车,将本主一家从本主庙迎出,到本主辖区各村巡视一周,全村男女老少载歌载舞,前呼后拥,凤辇龙舆、唢呐高奏,鞭炮齐鸣,锣鼓喧天,沿路各家各户都在大门前设香案,备供品祭祀,俨然如皇帝出巡。平时,各家有大灾小难,或者生老病死,婚配嫁娶,出远门或者远行归来,甚至连升学、获取功名等等,都要到本主前敬祭,祈求本主保佑。

本主信仰源于原始社会,而形成本主崇拜则始于南诏,盛于大理国,到元明而至极。到今天,这种本主信仰在白族地区已流行一千多年,对白族群众有强烈的吸引力,从而成为民族的凝聚力。它表达的是民众所望现世生活的安宁与祥顺,人民的自身性命能得到庇护的愿望。

摘自:http://www.dalidaily.com/dianzi/site1/dlrb/html/2010-08/25/content_86252.htm 《大理日报》 赵守值

相关研究:《白族本主文化》 杨政业 云南人民出版社 2009-08-01 版

责任编辑:赵守值

推荐图文

热门阅读

政务阅读排行